蓝撒-3-

什么都吃

【殇凛】不负春

被小姐妹安利刚看完第一季,呜呜呜殇凛太好吃了磕爆!!


细密的雨包裹着东离的土地,春日将过。

羽毛渐丰的雀鸟无惧这牛毛小雨,四处飞掠嬉闹。


“春天的雨真是有耐心的东西,居然下了这么久……”

殇不患带着一阵湿润的风推开房门,手里是碗黑乎乎的液体。

坐在窗边抽水烟的男子还未来得及开口笑他不解春日风情,就被那随风钻入鼻腔的浓烈药味呛了一下。

“喂,你到底有没有身为病人的自觉啊凛雪鸦,”

见他不住地咳嗽,殇不患连忙放下药碗,半强迫地把穿得单薄的凛雪鸦扶到床边。

“受了风寒还淋雨抽烟,我看你这‘掠风窃尘’是想早点称病退隐了。”

“区区风寒在下还是能挺过去的,倒是殇大侠这药,一碗下去怕是比风寒还凶险几分呢。”

“这是西幽的药方,唔,难闻是难闻了点,效果可是一流。”

看他老神在在地靠着软垫吞云吐雾,殇不患一手夺过烟月,一手递过药碗,一副“你不喝就不把烟月还你”的样子。

“殇大侠还是三岁的孩童不成,这般幼稚。”

凛雪鸦轻笑出声,仍是不接。

“你再这样我……我就喂你喝了哦,五岁的凛雪鸦小子。”

殇不患有些气恼,世上怎么还有这般不识好歹的人。

他将烟月抛到桌上,执起盛满药汁的瓷羹凑近作势要喂。

正当他满心想着凛雪鸦再想戏弄他也不会忸怩作态时,却见那人撩起颊边长发往耳后一别,垂眸探身过来将一勺药汁饮尽,末了还咬了咬勺子,抬眸看了他一眼。


殇不患僵住了。


数息之后,房门被拿着空碗咬牙切齿的殇不患推开又关上,昏暗的光线下也可见他肤色健康的脸上微微泛红。

房内传来大盗愉悦的笑声。


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没有深情的剖白也没有所谓让人突然通了关窍的大事件。

不知道从那天起,执手、相拥乃至亲吻就成了心照不宣。


[姑且算是顺理成章的宿命吧,真是玄妙的说法。]


殇不患给的那碗药有些助眠的成分,喝下之后凛雪鸦便一觉睡到了掌灯时分。

晚间殇不患随着饭菜一同端来了那碗黑乎乎的药,凛雪鸦迷迷糊糊的也没有作弄他的心思,乖顺地把药饮尽。

苦涩的药味让他不适地眯了眯眼,还未聚焦视线,嘴里就被塞进一颗东西。

酸甜的味道在口腔中散开,驱散了苦涩的药味。


“嘿嘿这个不错吧,我去隔壁镇上买的,说是最讨喜欢的一种。”

殇不患看凛雪鸦被苦到微皱的眉缓缓松开,觉得下午那段泥泞的远路跑得也是值得的。

“是别有一番风味。”

难得被凛雪鸦夸一次,殇不患有些意外。

看他因病而蒙上薄薄水雾的双眼,殇不患挪到他身边,把人圈在怀里。

宽阔的脊背隔开了春日微凉的空气,稍高的体温源源不断地自身后传来暖意,即使是隔着衣衫,也是妥帖宜人。

凛雪鸦将全身重量交给身后的人,悠悠地松了口气,下一秒便被吻了个正着。

亲吻时间不长,却足以让殇不患分开他的唇齿尝到糖的甜味。

“的确很好吃。”

“哦呀,要是过了病气给殇大侠可就是在下的罪过了。”

“我可是比你强壮多了。”


难得的安逸时光里,两人似乎真是回到孩提时代一般你来我往地拌起嘴来。

若是刚开始,殇不患还会被凛雪鸦噎得说不出话。

可现在两人互通了心意,殇不患一个亲吻,便足以让这位闻名东离的大盗偃旗息鼓。


当晚,因为白日里睡眠充足,凛雪鸦并无睡意。

他看着躺在里侧的殇不患,就着不甚明亮的月光抬手虚虚地描摹了一番男人的脸。

看着是一个粗糙的人,在一些事情上却格外心细。


明明背抵着墙睡在里侧并不舒适,他因为担心凛雪鸦夜里想要喝水起夜不方便而自动躺了过去。

明明只是无关紧要的风寒,他却大张旗鼓的找药找郎中,好似自己得了不得了的大病一般。

……

这个男人的心可以说是他掠风窃尘偷到的东西里顶好的一个了。

当然,他为了不让主人因失了心而死去,将自己的心填了回去。


凛雪鸦这样想着,把自己的手轻轻卡进男人的指缝里,不料却被他紧紧握住,十指相扣。

“凛……”

也不知道是梦话还是根本没睡了。


几日后,天气放晴,凛雪鸦的病也终于是好了。两人商量决定后日便动身去下一个地方。


[虽然是漫无目的的旅行,但也要有个想要去的地点才好。]

殇不患提着东西上楼时突然想起了凛雪鸦说的话,神色柔和的笑笑。

[有他陪着也不赖。]


“凛——”

刚推开门,还未适应房内光线的殇不患被眼前的景色镇住了。

临近日落的光线柔和绮丽,自半开的窗外投进屋里,照亮一小块地方。

屋内人正坐在桌旁看着什么,里衣松散,白发随着他转头的动作自裸露的肩头滑下。

“你你你……”

“怎么殇大侠出去一趟回来,话都说不顺了。”

凛雪鸦放下手中的话本,笑着走到殇不患身前,刻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这家伙真的是……”

自认是定力过人的殇不患此刻也无法再按捺自己,上前一步把凛雪鸦抱起就大跨步往里间走。

怀中人每晚在他闭眼睡觉时小动作不断,再迟钝的人怕也是会察觉到他的目的。


“殇大侠这么多天来悉心照料,在下身无长物,只能拿自己抵债了,不知道殇大侠可否满意?”

对于殇不患的破功,凛雪鸦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殇不患被凛雪鸦撩得冒火,手上动作却没重一分。他把凛雪鸦放在床上,目光对上对方满是笑意的眼眸,随后缓缓俯下身去。


春日晴好,莫负良宵。




评论(1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