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撒-3-

什么都吃

【殇凛】山雨

立个flag,可能会写够四季part(远目)

殇不患不知自己何时起开始习惯凛雪鸦的存在。

自从与蔑天骸的纷争告一段落,自己孤身上路。

他知道凛雪鸦一直不远不近地缀在他后面,不过索性没出什么事情,也就由他去。

根据地图,东离有不少险地。殇不患四处寻找可以藏匿魔剑目录的地方,却始终没有找到一处合意的地点。

他常常宿在野外,而大盗周不时会“恰好”出现,“恰好”带着酒菜茶点,又“恰好”有空,邀他对饮。

一来二去,殇不患自觉自己竟是习惯了与这位特别的友人保持这样的联系。

然而友人不改追求有趣事物的本性。

某次殇不患结束一个地点的查探,在旅店歇下的第二天,他看见自己的东离地图被展开,上面某个地点上落着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草编小鸟。

[大概是凛雪鸦无所事事太久,又想找点有趣的乐子了。]

殇不患这样想着,打算置之不理。

可几天后再次开始旅途时,却不由自主走向了标注所在的方向。

一连数次。

山贼的寨子、闹鬼的村落、栖息着猛兽的山林……这些地方大多没什么危险,只不过都挺折腾人的。

当然,这仅仅是对于殇不患来说。

一开始他还觉得别扭,将烟草小鸟翻来覆去研究,确定凛雪鸦没有在上面施加迷惑人的术法。

后来也就干脆遂了凛雪鸦的意

毕竟是掠风窃尘作为引路人,比起自己随意而定的目的地来,那些险境都算是不错的藏匿宝物的场所。

[虽然省了不少事但是被牵着鼻子走还真是让人不舒服呢。]

躺在山洞里的殇不患望着洞顶摇曳的烛光昏昏欲睡。

外面夜色沉沉,瓢泼大雨伴着隐隐的雷声。

山洞里点着小小一只的蜡烛,暖色的火光让殇不患难得松下口气来。

夏季的雷雨天可真是睡觉的好时候。

他前几天拜访了一处诅咒之湖,救下了险些被当做祭品献给水怪的小孩子,顺手把湖里作恶的水怪给砍了。

然而水怪一死,湖中的种种阵法机关就失效了,加上自己这一次闹得有点大,全村人都来致谢,在此处藏魔剑目录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不过,踏遍东离倒也不错。]

殇不患在这方面上向来有耐心,也善于苦中作乐。

“哦呀哦呀,这雨可真是大啊。”

殇不患一愣,转头往洞口望去。

只见来人一头白发在火光下闪烁着丝缎般的光泽,一身蓝白华服不见泥泞和水渍,手上的烟月仍是冒着袅袅烟气,身后的洞壁靠着一把湿漉漉的红伞。

丝毫不像在雨中匆匆赶路而来的样子。

一瞬间殇不患仿佛回到了与凛雪鸦初见的那个雨夜。

“你怎么在这里?”

殇不患看着凛雪鸦走进,在自己来时铺好的干草堆上坐下,优雅从容的样子仿佛坐在宫宴上一般。

“在山间赏月的时候突然下大雨,看见这处有火光便过来了。没想到是不患在这里,真是缘分所在呢。”

凛雪鸦悠悠地吸了口烟,完全不介意这个晚上其实一直在下雨的事实。

“你这家伙……”

殇不患无奈笑笑,起身坐起,见凛雪鸦不知从哪里掏了一个食盒出来。

食盒盖子被揭开,一股酒香弥漫出来。

当殇不患以为是某个大臣酒窖里的佳酿和富贵酒家的招牌菜时,却看见凛雪鸦取出一个茶壶两只杯子,外加一盘精致的小鸟状茶点。

“看来不是美酒让不患有些失望呢,”

凛雪鸦轻笑,自顾自倒了茶递给他。

“这是从西方越洋而来的茶,不论跟东离的还是西幽的都不一样哦。茶点也是掺了上等酒酿的佳品。”

“你这家伙真是什么稀罕东西都能搞得到,不愧是‘掠风窃尘’。”
“那就先谢过殇大侠夸奖了。”

殇不患不太懂品茶,每次都如喝水一般牛饮。

此前还被凛雪鸦戏称是“欺负美人的莽汉”,着实让他面红耳赤了许久。

茶水入口淡雅清冽,一瞬间将殇不患的睡意都驱走了大半。

他小心翼翼拈起一块小鸟茶点放入口中,绵软的点心里掺着细碎的酒糟,不甜不腻。

“如何,这道茶点可让不患满意?”

凛雪鸦捧着茶,眼眸一动,正要来点小戏耍助兴,不料殇不患把一块茶点直直喂进他嘴里。

“很好吃,凛。”

雨越下越大,山洞里的两人相对而坐,东离西幽的奇人轶事配着香茗美点,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也不知那茶点里掺的是什么酒酿,殇不患几个下肚,竟是生出几分醉意。

凛雪鸦不知为何醉得比他还快,此刻单手托着下巴,神色困倦。

殇不患强打着精神走到洞口附近,只觉山洞外山风呼啸,夜色仿佛墨汁被打翻一般,现在已是半点山景都看不见了。疾风裹着细雨击在脸上,堪堪让他清醒了些许。

他往回走,把凛雪鸦扶到自己睡着的那张靠里的石床上,又生了堆火,才在刚刚对饮的草堆上躺下。

洞内一时无声,只听雨声风啸,柴火哔卟。

“……不患离得这般远,是把我当猛兽不成?”

殇不患转头,见凛雪鸦侧卧着,正对着那簇火堆。

本就开得极低的领口此刻又低了不少,如玉的胸膛在火光中若隐若现,配上那双勾魂摄魄的猩红眼眸……

直到凛雪鸦的轻笑传来,殇不患才知道自己又中了计。

“不患是此处的主人,我怎好让主人睡在扎人草堆上自己却安枕石床?”

“你刚刚看着醉得厉害……啊也无关紧要,你睡那便是了,我没什么不舒服的。”

……

一番争辩,最终两人都躺在了石床上。

“好了好了,这样总遂了你的心意,早些休息吧。”

殇不患想了想,把自己一件干爽的外袍叠作枕头给凛雪鸦,自己枕着手臂大大咧咧地平躺下,合眼睡觉。

待到他呼吸平缓绵长,凛雪鸦睁开了眼。

[心暂时没办法的话,那就先取点利息好了。]

他撑起身体,双唇印上殇不患的,一触即分。

未等他细细回味,他便觉殇不患一动,下一秒自己就被按在石床上。

“凛,这样可不像你的作风。”

殇不患毫不犹豫地给了凛雪鸦一个深吻,把自己的心大大方方献上。

此后的旅途里,这位风尘仆仆的剑客身边多了一位衣着贵气的公子。

麻烦和奇遇多了起来,可这有又何妨?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