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撒-3-

什么都吃

[博畅]占座


王一博,A大准大四的“拿命法考”协会高级会员,今天有些心不在焉。
现在已经八月初,九月考试,按常理正是要头悬梁锥刺股学到半个人入土的修罗场时期。
可是王一博现在正盯着他前面两排的位置发呆。

过去一个月,都是一个男生坐在那,小小只的,笑起来很可爱。
地理位置原因,那个男生每次去厕所或者接水都要路过王一博这张桌子。

很能喝水。
衣服可以一星期零三天不重样。
是个考研狗。
好像数学不太好,天天抱着电脑看网课。
喜欢吃面包房的原味三角蒸蛋糕和老婆饼。

而今天,一个面生的女孩子坐在了那。

他试图把自己沉进书里,过了一个钟发现自己什么也没看进去。
一抬头,下意识又往那个位置瞄。

整个上午王一博都心神不宁,甚至借着去另一端跟舍友借充电宝的时候把整个自习室找了一遍。

还是没能找到。

王一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想着大概是一贯以来都相对固定的情景发生细微变化时的心理不适应……吧。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饭点,他叹了口气,合上书往饭堂走。

暑假期间只有自习室楼上的饭堂营业,不论是从自习室还是从教室过来吃饭,都得经过同一条楼梯。
王一博在楼梯上遇到了那个男生。

他抱着一摞书,身上白色的连帽t湿了一小块,一边上楼一边不忘给朋友发语音。
“我就起晚了十分钟,在教室学习太难受了热炸,明天我就蹲在门口等开门!”
这个男生的声音带有满满的少年感,虽然在抱怨但表情还带着点笑,看起来十足的乐天。
估计下一秒就把这烦恼丢回收站了。

默默跟在他身后的王一博倒是上了心。

第二天一早,王一博去了自习室。
离开门时间还有一个钟,门口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
他站在能看见大四男生宿舍的方向低头看书,时不时瞄一眼。
直到自习室开门,那个男生都没来。

这种flag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王一博走到自己平时坐的地方放下包,往前走了两排,坐在那个男生昨天没能抢到的位置上。
他一边玩手机一边留意着门边一排窗户,没多久就看见那个匆匆忙忙的身影。

[果然是睡过头了。]

掐着他进门的点,王一博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就看着那人跟沙漠里的旅人看见水似的,一个饿狼扑食窜到了位子上。
[噗。]

第二天,他又坐在了那个位置上占着。
第三天……
第四天……

一个月后,王一博觉得自己大概是栽了。
他是清楚自己的性取向的,也不觉得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但是世界上总是直男多一些,还是……别那么快表露出来好了。
要表白也等彭彭考完研再说。

是的,他悄咪咪看过那个男生的笔记本封面。
大名彭昱畅。
跟本人很衬的名字。

他看着自己面前摊开的案例分析题,思索着自己的行为有没有违反哪些细节条文。
似乎没有,很好。

九月底,王一博考完了法考。
可第二天,他又早起了,又双去了自习室,又双叒迷迷瞪瞪地坐到了那个位置上。

fong球了。

算了,那就,也考个研试试吧。
他拿出了半个多月前就买好的考研资料尝试突击。
其实是早有预谋。
他跟朋友打听了彭昱畅想报的学校,也交了报名表。
虽然说是陪跑性质的,正常流程还是要走走。

日子一天天过去,十二月底的修罗场,一片人杀得眼红,笔杆子都快写断了。
不管考得好还是不好,走出考场的时候都松了口气。

王一博在学校门口等了很久都没能等到彭昱畅,后者考场楼层低,五分钟前就溜了。
可他不知道。

[大概是上天的旨意,今天不是良辰吉日。]

大四的学生没有期末统考一说,各科随堂考早早就考完了,自习室里剩下的都是师弟师妹。
王一博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又坐这了。
习惯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

王一博自嘲地笑笑,正想着怎么搞到彭昱畅联系方式,头顶蓦地投下一片阴影。
他一抬头,是彭昱畅。

彭昱畅似乎是跑着过来的,大冬天的鼻头还出了点汗。
他站在桌子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向王一博,朝门外指了指,一副要和他谈谈的样子。
虽然没做过什么出格事,看他这样王一博还是有点心里发虚。

两人站在自习室外的小平台上,一时无言。
“那个……我一直知道你在帮我占位置……”
彭昱畅犹犹豫豫地打破了沉默。
“真的谢谢你啊同学。”
“王一博。”
“……啊?啊谢谢你啊一博!”
听到“同学”这个称谓,王一博有点不太高兴。可对着彭昱畅一脸真诚的表情,他又舍不得拉下脸,生怕吓着他。
“你……怎么知道的?”
“是我朋友啦……”彭昱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他这人生物钟很难调整,自从那次起晚了之后连着好几天起不来,就想着让朋友帮自己占个位子。
朋友去得比王一博晚一些,就跟他说位置已经被坐了。
可他到的时候,位置明明是空的。

带插座的皮椅位诶,怎么可能有人坐十分钟就走了!

一开始还以为是偶然,可是连着几天都这样,彭昱畅就觉得不太对劲。
于是某一天他特地起早了,想看看什么情况,就发现了王一博。
观察了好几天,发现一直都是王一博一开门就坐在那,他一来就走。

他留意到王一博就坐他后几排,一直想跟人道谢。
可看他一直在看书很专注的样子,又不好打扰。

正所谓日久生情,他天天想找机会跟王一博道谢,越是想就越是观察仔细。
他好帅啊,真高。
感觉很聪明,肯定是学霸。
他还帮我去占座,一定是天使吧。
……
也不知道追他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啊,好喜欢他。

其实他也不确定王一博今天还会不会来,想着实在不行就找人去问,法律系这一届男生不太多,总能找到的。
鬼使神差地,他还是准时睁开了眼睛,抄起包往外跑。

王一博居然真的在!!!
[一定是上天的安排了!]

两人在北风中聊了会,最后彭昱畅实在顶不住了把人拉去校门口的奶茶店买喝的。

“对了一博……你是学法律的是吧”
“嗯”
“我有个东西不太懂,法律方面的,能不能加微信帮我看看呀?”
“好。”

[要到微信了,yes!]
两人的脑电波此时出奇一致。

话题很快被岔开,直到回到宿舍,王一博才想起来彭昱畅有东西要问他这回事。
还没来得及问,彭昱畅自个就发了张图过来,是一份连格式都不太对的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王一博
原告自诉人:彭昱畅
案件:芳心纵火”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彩虹骚操作。

王一博脸上挂起笑,哒哒哒敲了一行字过去,收起手机就往楼下彭昱畅宿舍走。

“你这是在玩火。”

评论(5)

热度(96)